【享誉东京的中国屠夫(完整版)】

添加:2018-02-04来源:人气:加载中

【享誉东京的中国屠夫(完整版)】 时间:2017-09-14  来源:www.sex91.net
***********************************原文:http://67.220.92.23/bbs/viewthread.php?tid=1439320
为了方便还未看过此文的朋友,本帖原文与续文一并贴出。
***********************************
             享誉东京的中国屠夫



                (一)

  在日本东京一条不起眼的大街上,却有一家享誉全城的中国餐馆,就是这家中国餐馆使得这条原本不太繁华的街道显得日誉繁华起来。餐馆的老板叫侯七,从小以杀猪为生,也有着一手高超的烹饪技艺。尤其他做的包子敢与中国天津的「狗不理」媲美。就凭这一手,他在东京牢牢地站稳了脚跟,而「中国侯记包子馆」也就远近闻名了。

  这一天餐馆的门刚一打开,就来了四个年轻漂亮的妙龄女郎,四人都是一身的牛仔装束,上身齐腰的夹克自然地敞开,露着里面那件紧身的碎花柔质T恤,那T恤紧裹着上身,胸前那两颗丰满的乳房显出浑圆优美的轮廓,下面紧身的牛仔裤勾勒出健美修长的优美腿形。那得体的装束,那靓丽的面容,看上去是那么青春洒脱、朝气勃发。几个人一进门显得异常的兴奋,「哇!今天终於有空位子了,我们一定要好好地美餐一顿!」

  服务生一眼认出她们正是新近走上歌坛的青春组合——牛仔美少女。於是急忙上前礼貌地鞠了一躬,「几位早安,先请到雅间休息,厨师们刚刚上班,请小姐们稍候片刻。」

  走在前面的小泽纯子一脸的不高兴,「你们中国人真是太懒!都什么时候了才刚刚上班?」后面的秋田俊香却是满心欢喜,「没关系啦,我们就先尝尝中国的武夷仙茶吧,那可是最有名的好茶呢!」几个人或报怨或欣喜,你一句,我一句,说话间被带进了一个装饰幽雅的豪华单间。

  时间不大,服务生端来了馨香怡人的武夷仙茶。「几位小姐请慢用,桌子上是今天的特色菜谱,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说着,服务生礼貌地站到一边。小泽纯子把手中的精致皮包儿往桌上一拍,白了服务生一眼,一边用面巾纸轻轻擦拭着白皙的脖子,一边阴阳怪气地说,「听说你们这的酱香排骨,还有什么美人肠都还不错,就先上点尝尝吧。」

  「噢,那是美人断肠,就是把清洗乾净的肠子切成小段,然后用油炸得娇嫩酥脆,再蘸上我们老闆亲自调拌的五香酱汁,吃起来滑嫩爽口,那才叫香呢。」
  服务生一边说着,一边用眼睛瞄看着纯子那白皙的脖颈还有她那迷人的酥胸。
  小泽纯子把眼一瞪,「哪来这么多的废话,还不快去。」

  「好的好的,我马上就去!」服务生连连点头转身出去了。

  秋田俊香一拍纯子的肩膀,「你看那个中国人,他吃你的豆腐了,呵呵~~~~~」

  小泽纯子鄙夷地哼了一声,「这些中国人只是烹饪的手艺不错,量他们也没见过什么大的世面。」说着她又往下拽拽T恤的圆领,於是她那白嫩嫩的酥胸露出大半,那深深的乳沟显得更加的清晰诱人。

  秋田俊香一阵惊呼,「哇!这回那个中国人可要流鼻血了!」

  这时,一直不怎么说话的吉田亚美子和水穀芳子慢慢地品着茶,不禁露出欣喜的神色,「哇,这茶真美呀!真不愧是仙茶呀!」「我说的不错吧,来,乾杯!」
  秋田俊香得意地把杯一举。几个人同时一饮而尽,「好酒!」大家异口同声,而后相对一阵开心的欢笑。

  纯子看着空空的杯子又是一顿牢骚,「中国人就是这么小气,这个茶也不多给一点。我们再要一杯!」她拉长了声音喊道,「服务生~~~~~~上茶~~~~~~」

  门一开,进来四个彪形大汉,「请问有什么吩咐?」

  四个美女先是吓了一跳,而后不紧不慢地说,「我们还要武夷仙茶。那就请你们一人端一杯过来。」声音嗲声嗲气,让人直起鸡皮疙瘩。一个大汉诡异地一笑,「不必了,老闆说了,对付你们这样的小妞儿,一杯就足够了。」

  小泽纯子一听这话,气得呼地站起身,「你说什么?敢在我们这里撒野!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那大汉一阵冷笑,「这话该由我说,是你们活得不耐烦了,是你们自己送上门来的,哈哈哈~~~~~~~~~ 」大汉又是一阵狂笑。几个姑娘气得一同站了起来,
「我们走!你们等着瞧吧!」说着就要抽身出门。四个大汉早把屋门封得死死的,「你们以为还能走的了吗?」四位靓妞儿突然觉得头晕目眩,两耳轰鸣,不由得腿一软,瘫倒下去。

                (二)

  秘室里,灯光亮如白昼,老闆侯七和老闆娘胡莎检查完待用的屠宰工具,并排坐到了靠墙的长椅上,侯七点着了一根中华香烟。慢慢地吸着,悠闲地吐着烟圈。老闆娘看了看墙上的钟錶,自言自语道「按说,今天的猎物也该摆平了。」
  就在这时,秘室的门一开四个大汉各扛着一个女孩蜂拥而入,老闆娘急忙过去关好了屋门。四个女孩被并排仰面放到墙角的一张大床上,一个大汉回头说道,「老闆,就是这四个妞儿。」他叫朱强,是侯七最得力的助手之一。

  侯七不紧不慢地走了过去,他看了看那四张天使一般的面孔,「长得真不赖嘛!」他一眼看见最边上的小泽纯子那半露的酥胸,「呵,真他妈的够意思啊,这么风骚!」

  「老闆,她就是那个刁横的小泽纯子。」一个大汉愤愤地说。「再横还不是一宰了之。」侯七说着,揪出纯子那掖在裤子里的T恤衫,往上一撩,露出一截白白嫩嫩的肚皮儿,「哇,真是妙极了!太棒了!」侯七不禁讚不绝口。

  「老闆,现存的肉只够今天一天了,您看什么时候收拾她们几个?」朱强问道。

  侯七微微一笑,「现在马上开始,今天中午我们就用她们的心肝下酒助兴,美美地喝个痛快!至於楼上的客人就先让二老闆侯仁招待去吧,反正他是从来不吃荤的。来,把她们全部弄醒,也好让她们死个明白!」老闆娘这时凑过来,「说好的,今天有我一个,我也要练练刀的。」「好的好的,看她们谁最老实,你就挑谁吧。」侯七轻拍着老闆娘的后背,「这回满意了吧?」

  「这还差不多。」老闆娘兴奋地一把搂住侯七的脖子,给了他一个最深的吻。
  这时朱强等人早给四个牛仔美少女灌下瞭解药,并用绳子反绑了她们的双手。
  四位美女慢慢地苏醒过来,她们看着高高的屋顶,一时不知怎么回事,又听有人就在耳边说话,这才注意到在她们周围还站着五男一女。她们先是一愣,继而不约而同地惊叫一声,「你们是谁!?」与些同时她们都明显感觉到那背后双手的酸痛,一种不祥的预感也同时袭上她们的心头,她们齐刷刷地坐起身来,紧紧地靠到了一起。侯七又点上了一根烟,慢慢地吸了一口,脸上显出异样的神情,「我们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要做什么。实话告诉你们,我就是这家餐馆的老闆侯七,人送绰号圣手屠夫,我旁边的这位美人儿是我的夫人胡莎,人送绰号妙手厨娘。这几个壮汉猛男,我就不用说了,你们刚才已经见过的。这间屋子呢就是餐馆的地下室,是肉品储藏间,同时也是我们的屠宰室,你们可以好好看一看这屋子的摆设,那我们要做什么,我看你们也该明白了吧。」

  四美女放眼四周,只见对面是一个大型冷藏柜,那柜子的大小几乎和整面墙差不多,冷藏柜的前面靠左边是一个长条形的案板,案板的两头各放着一台多用绞肉机。在案板的底下是几个大圆桶,每个桶里面都套着一层黑色塑胶袋。再看右边,距墙一米左右有一条两米多高的横杠,长长地纵贯两头,横杠被几根立柱分成几个相等的大约一米半宽的区间,每个立柱上都挂着一条长长的塑胶水管,每个区间的横杠上又都有两个相同的大铁钩,在对着横杠的地上是一条半尺深一尺半宽的U型水槽。

  她们越看越觉得不妙,越看越显得神情恐慌,最后她们几乎同时惊叫出声:「不要,不要,不要杀我。」因为她们几乎同时看见了屋子中央那张满是血渍的屠桌前面的那个白瓷脸盆,一把锋利的屠刀就横在盆上,正闪着幽幽的寒光。她们缩成一团更紧地靠在一起,怯怯地看着面前的每一个人。

  侯七一阵冷笑,「怎么,怕了吗?你们大日本皇军杀了那么多的中国人,我这可是连他们的一角都比不上呢,今天也该让你们好好尝一尝被屠杀的滋味了。」
  四美女直吓得七魂出窃浑身发抖,最胆小的吉田亚美子顿时昏死过去。小泽纯子真后悔没有告诉任何人她们的去向,是她撺掇大家一起来的,也是她提意连一个保镖都没有告知。她挺了挺身,仗着胆子说道:「你,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你们这是非法的。」

  「废话!正因为非法所以我们才在这里杀人。绝不会有人知道的,你就放心吧。」侯七轻蔑地笑了笑,「实话告诉你们,我这个餐馆自从开业以来就一直用的是你们日本的人肉,而且不是发育出众的妙龄少女我都不用,所以这两年来我已经亲手宰了有几百个象你们这样如花似玉的美妞儿了。对了,我们这有个规矩,不管是多么好看的美妞儿,我们是只杀不奸的。宰杀你们这样的美妞儿可比我过去杀猪来那是又乾净、又省劲、又过瘾,还又不需要本钱,而且肉质又出奇的美味,真是一举多得呀。你们不也是馋了我这里的美味才来的吗?遗憾的是你们再也没有机会尝到了,因为一会儿你们四个就要变成我的美肉了,哈哈,你们谁先来呀?」

  「你,你们不是人!你们这帮禽兽!」纯子破口大骂,她不再害怕什么,她清楚地知道到了现在等待她们的只有死路一条了。

  侯七一阵大笑,「哈哈哈哈~~~~,这你就错了,不是人的是你们,因为在我眼里你们和我杀过的猪没什么区别。就连所用的工具和屠宰的方法都和我杀猪一样的。不信你就瞧着,我先宰一个给你看看。」说着,侯七把手一摆,「来,把那个昏死的托上屠桌,剥去衣物,准备宰杀。剩下的这三个也给我剥光衣服,捆在那边的立柱上,要让她们好好地瞧个清楚。

  四个大汉一拥而上,随着女孩子们惊恐的尖叫,夹杂衣物撕扯的声音,倾刻间四个美女被剥得一丝不挂。她们那白皙娇嫩的青春玉体在几个壮汉之间不停地扭动挣扎,显得那么可怜无助。

  朱强把吉田亚美子抱上屠桌,重新捆好了她的双手。与此同时,另外的三个壮汉分别把小泽纯子、秋田俊香、水穀芳子捆在了三根立柱上。那三个大汉各站在一个女孩身边,象木桩一样一动不动。只是他们的目光却不时地瞄着身边的青春玉体。

  侯七在立柱上的三个女孩面前来回走了两趟,仔细打量着她们那白皙诱人的玉体,还不时地回回头看看那被朱强按在屠桌上的吉田亚美,终於又忍不住连声讚歎,「真是他妈的绝了,真不知你们是怎么把自己保养得这么好,真是又水又嫩哪。」说着他的一双大手抚上纯子的胸脯,轻轻抚弄着那对丰满酥软的乳房。
  纯子奋力扭动着身子,「你,你这个流氓!禽兽!不要碰我!」侯七手动不停,微微一笑,「我可是从不随便碰别的女人的,我只是检查一下我的猎物是不是有乳癌什么的,好了,经查我的猎物健康状况良好允许屠宰上市。哈哈,你这粉嫩的乳头怎么挺起来了?」

  「呸!」纯子一口唾沫吐在侯七脸上,「你这个畜牲!畜牲~~~~~~~~~ 」侯
七把脸一抹,恼羞成怒,「妈的,找死!」他照着纯子的小腹就是一拳。纯子惨叫一声,痛苦地弯着腰紧并着双腿。

  侯七托起纯子的下巴,他脸上露出吓人的神情,「妈的,过一会儿我要亲手给你活活地开膛破肚、抽肠挖心!你先看着桌上的那个是个什么结果!」

                (三)

  侯七系好防水的围裙走到了屠桌前。他看了看被按在朱强身下的吉田亚美子,弯腰抄起了那把雪亮的屠刀。

  这时老闆娘急急地走了过来,「等等,这个我来吧,她不是就挺老实吗?」
  侯七摇摇头,「别看现在老实,真的动手了她会更难对付,你先好好地看一个吧。」

  「也好,那我就宰下一个!」老闆娘听话地站在一边。此时的亚美子早已醒过来,只是现在的她就象傻了一样,眼睛直直地看着前方一动不动。

  朱强侧过亚美子的身子,顺势往前一推,正好使她的头劲探出桌外,而后自己压在了女孩的身上。这样亚美子的身子正好面对立柱上的三个女孩。

  侯七左手挽住亚美子的秀发用力往后一拽,迫使女孩仰起了白皙的脖颈。亚美子哎呀一声仿佛一下子从梦中惊醒,她一眼看见侯七手中那把雪亮的屠刀,顿时拼命地挣扎起来,「不!不!不要啊!我不要死~~~~~~」她拼命扭动着身子,
两条欣长的大腿也在拼命地乱蹬着。

  侯七看了老闆娘一眼,「怎么样,我说的不错吧,越是怕死的人越是挣扎得厉害的」

  老闆娘佩服地点点头,「还是我老公有经验!」

  这时,立柱上的三个女孩一起拼命哭喊,「不要啊!不要啊!~~~~~~~~」

  侯七看了看小泽纯子,「你们就是喊破喉咙也没用的,这屋里有最好的隔音设施,一会儿就该轮到你们了,你们还是好好瞧着吧。」说着他左手又用力往后拽了拽,同时他用右手的指尖按了按亚美子的颈窝,而后把刀尖直指上去。
  亚美子的挣扎更加猛烈了,她的头和上身分别被侯七和朱强控制住,只有那两条白花花的大腿在自由地拼命乱蹬。她不停地哭喊着,求饶着。

  侯七哪管这些,只见他用力将刀一推,那锋利的屠刀一下子没入亚美子的颈窝,径直刺向了女孩子的心脏。「啊~~~~~~~~」亚美子惨叫一声,浑身骤然一紧,
与此同时她两条大腿猛地往外一蹬。可怜的女孩明显地感觉到那冰冷的利器从自己的颈窝直钻进自己的胸膛深处。

  「亚美子~~~~~~~~」小泽纯子三个人不约而同地一声大呼。

  说时迟那时快,侯七的屠刀早已精准地刺穿了亚美子心脏上面的主动脉,就见他将刀把一拧迅速地抽出屠刀。

  顿时,亚美子的鲜血狂喷而出,与此同时女孩发出了最后一声淒惨的尖叫,这叫声拖着长长的滑音渐渐地由强而弱。

  侯七刀插盆里,空出右手抠住亚美子的下巴,就这样双手死死搬住女孩子的头。鲜血汩汩地直喷进盆里,在盆里溅出无数鲜红的血泡。亚美子的身子开始剧烈地抽搐,她那白嫩嫩的肚皮急剧地一起一伏,她的呼吸也显得异常急促,她那两条大腿还在不停地踢蹬,只是没有了原来的力度。

  纯子她们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姐妹就那样还在痛苦地抽搐、抖动,不禁泪水无声地涌出了眼眶。时间不大,亚美子的鲜血就流了大半盆,她颈窝处的血流慢慢地不再汹涌,她的身子也渐渐安静下来,她的肚皮一瘪一瘪地抽动,她的鼻孔里也只剩下一口一口向外呼的气。朱强知道,自己压着的女孩就快彻底地玉损香消了。他右手托住亚美子的后背,左手开始从女孩的小腹用力往上挤压,以便让她内脏里残存的血尽快流出来。他宽大的手掌将亚美子的小腹深深地压瘪下去,而后缓缓向前用力推挤。女孩的小腹此时显得异常柔软,仿佛那里面饱含着少女无限的柔情。一股难以名状的快感从朱强的掌下传遍他的全身。他一遍一遍地反复挤压,尽情享受着那种让人心醉的舒爽。

  突然,亚美子的身子猛地一挺,两腿拼命向后一蹬,就好象她还有再挣扎的力气一般。

  纯子等人一起瞪大了眼睛,「亚美子~~~~~~」

  朱强反应极快,他急忙用左手用力往前一推,一下挤到了亚美子的心窝。就见亚美子的颈前刀口一开,又一股鲜血咕嘟一下冒了出来。随之,亚美子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全身软软地瘫在了屠桌上,她那两条美腿无力地抽动了两下,再也不动了。

  朱强再次挤压亚美子的肚子,刀口处只冒出几串红红的气泡。他解开女孩手上的绳子,把亚美子仰面翻过来。亚美子四肢伸展,头无力地向后垂仰过去,她那白嫩健美的胴体依旧那样的完美迷人,只是那再也不再起伏的肚皮证明着她已经彻底地变成了一具美丽的女屍。

                (四)

  侯七点上了一根香烟,慢悠悠走到小泽母子近前,用左手再次托起她的下巴,「怎么样,看清楚了吧?是不是和杀猪一模一样的呀?同样从血脖儿一刀刺进去,也同样是一刀直取心脏,不仅如此,一会儿就连开膛破肚也是一般无二的。你就好好瞧着吧!」

  纯子用力把脸甩向一边,两颗晶莹的泪珠又无声地涌了出来。

  侯七一阵冷笑,「哼,等一会儿该你的时候,你就会只流血不流泪了。」他又转向旁边的秋田俊香,怎么样,你也看清楚了吧?这只是最基本的一种屠宰方法,一会儿我会让你们再尝一尝更新鲜的好滋味。

  秋田俊香也是理也不理,把眼一闭,一言不发。侯七再看水穀芳子,芳子直吓得浑身颤抖,两只眼睛怯怯地看着侯七,光是嘴唇抖动,却说不出一个字。「哈哈,看你这样子,真没出息,一会给那个放了血的小妞儿开了膛,就让老闆娘拿你来练练刀,也省了你这么受罪了。」

  这时朱强在亚美子的两个脚腕上各扣住一只足环,而后把她抱了过来,「老闆,您看把她挂到哪里?」

  「就在她俩之间吧,」侯七一指俊香和芳子之间的横杠,「她俩都得是先放血再开膛,她们都不会看到自己肚子里的模样,那就让她们好好看一看别人的,也就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了。而那个什么纯子,我会活活地给她开膛破肚,让她亲眼看着我怎样的把她肚儿里的东西一样一样地都掏出来。」

  亚美子被呈丫字形倒挂在横杠上,朱强摘下水管打开阀门,清澈的水柱直击到亚美子身上,他从上到下从前到后把可怜的女孩沖洗得乾乾净净。冰冷的水珠也溅到俊香和芳子的身上,两个人用力把身子扭向一边。「嗯?这可不行,我就是要让你们看一看的,谁也不许闪!」侯七把手一挥,「给她们转过去!」
  两个大汉分别把两个女孩转了过来,正好使她们脸对脸,中间夹着已被沖洗完毕的吉田亚美子。

  明亮的灯光下,亚美子浑身佈满晶莹的水珠儿,这使得她那本来就白皙细嫩的肌肤更显得无比的娇嫩诱人。

  几个大男人都不措眼珠地直盯着女孩的每一部位,都不由得大口大口地咽着口水。要不是有老闆和老闆娘在场,他们真恨不得立刻扑上去把眼前的女孩生吃活咽。

  朱强把一只大铁盆放到了亚美子身下,并递过一把无比锋利的尖刀,「老闆,开始吧。」

  「好!」侯七接过尖刀,他看了看左右的两个女孩,「美妞儿,我可要动手了,你们一定要好好地看清楚哟。一会儿,我也会这样给你们开膛破肚的。」
  侯七拍了拍亚美子的肚皮儿,「只可惜就你一个人不能看到现在的情景了。」
  说着他左手扶住亚美子的阴阜,把那浓密的阴毛抚到上面,而后右手的尖刀直顶到亚美子的小腹底部。就见侯七手腕稍动,那锋利的刀尖便无声地嵌进女孩那细嫩的皮肉,尖刀沿着那条淡淡的腹线缓缓下切,利刃过处,女孩那白白嫩嫩的肚皮自动地左右翻开,只见薄薄的肉皮儿下先是乳白又稍稍泛黄的脂肪,底下便是鲜嫩馋人的细肉。从里到外层次那样鲜明。

  尖刀切过亚美子的肚脐又径直切到了她的心窝。这时侯七略弯下腰,左手扶住亚美子的一只乳房,右手的尖刀又径直割到了女孩颈窝的刀口,於是在亚美子的身子前面出现了一道笔直的纵贯胸腹的长长的裂口。

  侯七直起身来,看了看左右的两个女孩,「怎么样,我的技术不错吧,她的皮肉都已经被我完全割开,底下就剩下一层薄薄的腹膜了。等一会儿,我也会同样给你们这样做的。」

  两个女孩本来低头不愿看这让人心痛的惨状,却都被自己身边的大汉拽着头发擡起了头。侯七刀衔口中,双手掐住亚美子的纤腰,两个拇指相对一扒,女孩的肚皮充分裂开露出了最底下那层薄薄的腹膜。透过那半透明的薄膜,女孩的内脏依稀可见。侯七把地上的大铁盆又摆了摆,这才开始了下一步的工作。他左手撑开亚美子小腹底部的皮肉,右手用刀尖轻轻划开了那里的腹膜。他刀交左手,将右手的两个手指从那腹膜的破处插进了女孩的小腹。里面热乎乎的,仍然保持着原有的体温。他的粗手触到了一样滑滑腻腻的囊状物,他知道那是女孩的膀胱,在其旁边就是那个只有女性独有的子宫等物了。

  侯七歪头朝着芳子神秘地一笑,「美丽的可怜虫,现在是该我露一手的时候了,你可要看清了,一会儿也会给你用的。」

  说着,就见侯七右手刷地往下一划,芳子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再看亚美子的肚皮突然一下子左右分开。顿时那里面的小肠大肠呼噜一下流了出来。芳子吓得「妈呀」一声紧紧地闭上双眼。

  原来,侯七用他的指甲从亚美子的小腹底部只是那么轻轻地一划,女孩子的腹膜便被一劐到底。亚美子的腹腔被彻底剖开了。

  周围的几个人一阵讚歎,「好手艺!好功夫!太绝了!」

  侯七不由得满心欢喜,他得意地看看自己的指甲,又看看那还在外流的肠子,「没什么,这都是当年杀猪练成的。其实还是这美妞儿们的皮肉娇嫩,比杀猪好办多了。」

  秋田俊香眼看着亚美子的肠子直拖到下面的盆里,禁不住眼泪再一次涌出了眼眶。

  侯七先割下了亚美子的膀胱、子宫、卵巢等器官,而后双手插进亚美子的体内,由上而下往外一扒,女孩腹内剩下的内脏被一股脑地掏了出来。紧接着,他又划开亚美子的横隔膜,熟练地

  摘除了女孩的心肺。至此,亚美子的内脏被彻底掏空,横杠上只剩下一具美丽的躯壳。

  朱强把满满的一大盆内脏端到一边,挑出女孩的心肝,单独放到了一个託盘里。当他再次反身回来的时候,亚美子的两条手臂已被齐肩割下。

  老闆娘把两条胳膊放到了左边的案板上。这时,侯七左手挽住亚美子的头发,右手的尖刀垂直插进女孩的颈窝,随后将刀绕颈一转割开了那里颈部的筋肉,他刀衔口中,双手搬住亚美子的人头用力一扭,就听「喀嚓」一声脆响,亚美子的颈骨折断,那颗漂亮的人头被生生扭了下来。

  两边的芳子和俊香无不看得目瞪口呆心惊胆颤。

  侯七把手中的人头交给旁边的一个大汉。朱强又摘下水龙头把亚美子的身子从下到下从里到个彻底地沖洗了一遍。侯七两手扒开亚美子的肚皮,女孩的腹腔里早已空空如也,那滑腻细嫩的内膜紧贴着腔壁,那粉嫩的肌肉包围着骨骼尽现眼底。

  侯七左手揪住亚美子的阴毛,右手用尖刀片下了女孩子的阴阜阴唇,又顺势剜下了女孩子的肛门。他把手中的东西在两个女孩面前晃了晃,「美妞儿,我唯一不喜欢的就是这些,不过你们放心,这也绝不会浪费的,要知道我的几条爱犬可是最喜欢这些东西的啦。现在我就先替它们谢谢你们的美肉了。好了,下面的活儿就是由他们先给她大卸八块,再剔骨割肉准备明天的肉馅儿啦,我想,这些你们肯定知道是个什么样的情形了,就不必再让你们看了。因为时间关系,我们马上进行下一个吧。」

                (五)

  秘室里想起了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不要~~~~~~不要~~~~~~不要啊~~~~~~」

  水穀芳子被按在屠桌上拼命地挣扎着。

  同样还是朱强按着芳子,也同样是和刚才一样的姿势,不同的这次是老闆娘主刀,侯七是现场指导。老闆娘把芳子的头用力向后拽着,芳子的脖子被迫充分地仰起,伸长。尖刀已经对准了芳子的颈窝,老闆娘挥刀就要刺进去。

  「慢慢,」侯七急忙制止,「别急,不要这样,先按按她的嗓窝,刀要从嗓窝紧贴着她的喉管刺进去,然后刀向左偏刺进她心脏上面的大动脉,」侯七按了按芳子的左侧乳房,「看,在这里,你先看一看刀的长度,再决定下刀的深度。
  你刚才那样会刺破她的喉管,血会从嘴里鼻子里冒出来,那可是我们干这行最忌讳的了。

  老闆娘不好意思地点点头,她用右手的两个指头按按芳子的颈窝找好下刀的部位,而后把刀尖直抵上去。

  芳子拼命地挣扎哭喊,「不要!不要!我不要死~~~~~~我不要死~~~~~~」她
的声音是那么的可怜无助。,死亡的恐惧使得她全身颤抖,两条腿也是同样疯狂地乱蹬。老闆娘阴冷地一笑,「你当然不要死,可老娘偏要你死,你就好好尝一尝老娘的厉害吧。」说着她将刀一按,锋利的刀尖一下子刺进芳子的颈窝。
  「啊~~~ ,」芳子一声短促的惊叫,继而拼命扭动着身子,「不要,不要啊~~~~~~~~」

  侯七一手指到芳子左胸的心脏位置,「来,朝这里捅!」老闆娘握紧刀把,缓缓用力径直将屠刀刺向了芳子的心脏。「啊~~~~~~啊~~~~~~~~」可怜的芳子随
着屠刀的不断深入,她再也顾不得哭喊求饶,只是更加拼命地蹬着双腿,她的惨叫也越来越显得异常尖利刺耳,她的上身即使在朱强死死的控制之下也还是不停地扭动着振颤着。

  立柱上的小泽纯子和秋田俊香听着芳子这异乎寻常的惨叫,她们的心都要碎了。

  而在秋田俊香的旁边,两个大汉各持一把砍刀,一前一后发狠一般将亚美子的身子由上而下劈成了两半。秋田俊香绝望地闭上了双眼。

  老闆娘的屠刀已经深深刺进了芳子的胸膛,正当她还要用力往里深刺的时候,被侯七及时地制止了,「行了!已经紮进她的心里了,再捅就穿透了,马上抽刀放血!」

  老闆娘毫不怠慢唰地抽出屠刀。

  顿时,芳子的鲜血呼地狂喷而出,与此同时,芳子又是一声更加刺耳的尖叫,「啊~~~~~~」只见她两腿猛地一蹬,拼命地将身子一扭,那力量之大,就连朱强
都险些脱手。

  老闆娘一个没注意,芳子的头一下子挣脱出来,她拼命地摇着头,痛苦地惨叫不叠,鲜血直喷得老闆娘满身都是。

  老闆娘急忙双手抱住芳子的头,用力地往后一搬,这才使汹涌的鲜血喷进了下面的盆里。芳子的叫声显得越来越弱,可她的呼吸却是越来越急促,她的肚皮也象刚才的亚美子一样急剧地起伏着,她那两条丰腴欣长的大腿也是一样还在徒劳地乱蹬。

  此时的芳子,清楚地知道正在发生着什么,她清楚地听到了侯七刚才说的话,也明明白白地感觉到了那利刃穿心的剧痛,她不想死,可她却再也无力改变这一切。

  血越流越多,只一会就流了大半盆。

  朱强又开始挤压着芳子的肚子,女孩的肚皮那样的柔滑细嫩手感撩人,尤其那柔软异常的小腹更是有一种让人难以说出的美妙感觉,他再一次感受到了那种让人心醉的「似水柔情」。

  芳子的意识开始模糊了,她不再感到有任何的痛苦,她的脑子里陆续出现了各种支离的画面,一会是旋转的舞台,一会是满眼的鲜花,一会又是侯七手中那把带血的屠刀,她又仿佛看见自己也被倒挂在那高高的横杠上,正被侯七开膛破肚,拉扯着她的肠子。——

  芳子不再挣扎了,只是那两条腿偶尔还能无力地抽动两下。

  侯七眼看着芳子的颈窝冒出一串串的气泡,他知道女孩的血流完了。他把手一摆,「好,大功告成!」

  老闆娘松开双手,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真没想到这个死丫头还真能折腾,」
  她拍了拍芳子的脸蛋儿,「臭丫头,你到是喊啊,你到是叫啊,这回看你还敢不老实!」

  朱强把芳子倒挂在俊香和纯子这间的横杠上也用清水把她沖洗的乾乾净净。
  同样还是由侯七给她开膛破肚,片刻功夫芳子的五脏六腑就被一样不剩地掏了出来。——俊香和纯子亲眼看着两个姐妹被无情宰杀、肢解,心里说不出的痛苦和仇恨。她们不再有任何的幻想,只希望那一刻到来的时候能象亚美子一样短暂而痛快地结束一切。可是眼前的种种迹象表明,等待她们的将不再是那种最简单最基本的宰杀方法。

                (续)

  亚美子和水谷芳子被宰杀后,她们那白嫩的美女躯体被肢解成一块一块的肉块,这些从两个日本美女身体上切割下来的肉块被用挂猪肉的铁钩子挂在横杆上。这些美女肉块看上去是那样的鲜嫩美味,是特别能刺激人的食欲的。

  侯七指着这些肉块对小泽纯子和秋田俊香说道:「你们这两个小日本的美妞给我看好了,呆会你们也就是这个下场!你们这些小日本的娘们,对于我们人类来说就是肉!你们就是供我们人类杀死吃肉的母猪!当然啦,不得不承认,你们这些小日本娘们身上的肉倒是非常的美味好吃!你们这些日本娘们身上的肉算得上是肉类食品中的极品!正因为如此,你们小日本国内的唯一重要任务就是大量的繁殖女性,大幅度提高日本女性的出生率和成活率。这样,大量繁殖出来的日本女人就是我们人类的肉食品!」

  侯七又对小泽纯子和秋田俊香说道:「实话告诉你们吧!我现在已经研制出了一种催生素,它分为两个系列。一个系列是给你们这些日本娘们吃的,它能有效的使你们日本娘们只生女婴而不生男婴;第二个系列的催生素,它能使你们这些日本娘们产下的女婴的成活率达到100% ,并且能使日本女婴只需三年的时间就长成二十五六岁的体型。这样,就会有源源不断的日本女人供我们人类宰杀食用。」小泽纯子愤怒的吼道:「你休想!」侯七道:「就你这头小日本母猪不老实!呆会看我怎么宰杀你!宰杀她们几个我使用杀猪的方法,她们不会有多大的痛苦。对于你,我就只能用最残忍的手段来宰杀!因为对于你这头不识好歹的日本母猪,必须严惩!」

  侯七说完后,看了一眼被捆在立柱上的秋田俊香。只见她已经被吓得浑身颤抖,侯七一把抓住秋田俊香的下巴将她的脸对着自己,对她说道:「我的小美人,你被吓着了吧,你就不要怕嘛!呆会宰你我只用杀猪的方法,不会有多大的痛苦的。你放心吧!我的小美人!」说完,侯七扫视了一下秋田俊香的白嫩身子,只见这个秋田俊香虽谈不上丰乳肥臀,倒也仍然算得上体型丰满且丰腴白嫩,而且她没有阴毛和腋毛。侯七用手在秋田俊香的身子上美美地摸了几遍后说道:「我的小美人,你这身肉不错呀!简直是肤若凝脂嫩如奶油呀!你这身嫩肉想必吃起来味道肯定是最棒的!这样吧!你这身嫩肉呆会就由我和我老婆还有我的弟兄们来吃,就不卖了!她们三个娘们身上的肉再用来绞成肉馅做成鲜肉包子出售!」
  侯七又用手抚摸着秋田俊香没有阴毛的嫩穴说道:「我的小美人,你可真好!看来你知道最终是要被人宰杀掉吃肉的,所以,你自己事先主动的就把你身子上这些毛全部除掉了,不错!很好!这样看起来你这身肉就显得更加的细嫩美味了!」
  侯七转身对他老婆说道:「老婆,这个白嫩的日本小妞就交给你来宰杀了!
  你看,她已经被吓得软如一滩稀泥,随便你怎样宰杀她,她都不会有丝毫力气反抗了!」老板娘说:「谢谢老公!看我如何来宰杀她这头小日本母猪!」说罢,老板娘叫另外两个伙计帮忙,把捆绑在立柱上的秋田俊香解开绑绳,然后,一人抓住她的一只嫩脚把她拖到一根宰杀女人的横杆下面,往她的两只嫩脚上各套上一个脚环。然后,两个汉子一起用力把这个秋田俊香倒吊在横杆上面。这个叫秋田俊香的日本娘们被一丝不挂赤条条的裸体倒吊在横杆上的样子,还真的十分的好看!看起来特能刺激人的食欲!也更加的显得她那身嫩肉非常的细嫩美味!
  这时,只听得老板娘对帮忙的朱强等两个伙计说道:「你们两个去把那横杆上挂着的亚美子和水谷芳子的肉块取下来,把肉剔下来绞成肉馅好包包子,厨房里已经没有肉了。再把剔下来的骨头剁成小块熬成骨头汤,客人们吃鲜肉包子时,都要边吃边喝汤的。」两个伙计便遵照老板娘的吩咐做事去了。然后,老板娘端起一杯泡好的浙江龙井茶,美美的喝了两口茶水,又伸了伸懒腰后说道:「好舒服呀!老娘要干活了!老娘要宰杀小日本母猪了!」说完后,老板娘蹲下身子,用手抚摸着被裸体倒吊着的秋田俊香丰满白嫩挺拔的肥奶说道:「唉!我说你这个叫着什么香来着的,哦!叫秋田俊香是吧!哟!你这头小日本母猪这身肉还真的是不错呀!你看你长得细皮嫩肉的,你这身肉不用来吃,倒还真的是可惜了!」
  接着,老板娘又用手抚摸着秋田俊香那白皙的脸蛋说道:「你这头小日本母猪给老娘听清楚了!不是我们中国人残忍!残忍的是你们这些小日本鬼子!当年你们这些小日本鬼子在中国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天理难容!我老家在中国东北,我小时候我娘就给我说过,她说:她的奶奶没有双脚,我娘的奶奶在世时经常告诉她要报仇!因为她的那双脚是当年在东北的日军给砍了的!是一个叫松岛什么的日军曹长给砍下来的,据说当时松岛的老婆临产后身体十分的虚弱,要补身子,便把我奶奶抓去把她的双脚砍下来炖熟后给松岛的老婆补身子吃。那时,我奶奶刚满二十岁,正要准备出嫁。可她被日军砍了双脚后,在家得了一场大病,差一点就死了!」

  老板娘用手拍了拍秋田俊香的脸蛋继续说道:「你们这些该死的小日本鬼子当年在中国杀了那么多的人,就像虎狼一样凶残!今天,老娘就要亲自操刀把你这头日本母猪宰了吃肉,为当年那些死去的冤魂报仇!」说完,老板娘站起来一手抓住秋田俊香的头发把她的头往后向上提起,另一只手握着明晃晃的杀猪刀指向秋田俊香那白嫩的粉项子……这时,秋田俊香看着那把寒光闪闪的杀猪刀抵在了自己的喉咙上,吓得浑身就象筛糠一样不停的颤抖着,她嘴里支支吾吾的求饶着:「不要杀我!求求你!不要杀我!」

  老板娘用杀猪刀在秋田俊香的脸蛋上拍了拍说道:「不杀你,哪来的肉吃!把你这头母猪宰了吃肉!那些在天的冤魂才能安息!」说完,老板娘便将杀猪刀一下子刺进了秋田俊香那柔嫩的颈窝并使劲向里斜插进去,割断了她心脏上面的动脉血管,老板娘猛地将杀猪刀从秋田俊香的颈窝抽出来,只见那献血大股大股的喷了出来。很快的,地上那个用来接血的盆子就接了半盆鲜血。秋田俊香那被倒吊着的肥白身子剧烈地挣扎着,渐渐的,她的挣扎变得迟缓下来。她那白嫩的颈窝处的鲜血也只是一股涓流慢慢的淌着……

  老板娘转身向着侯七说道:「怎么样?老公,我的杀猪手艺有长进吧?」侯七笑眯眯的说道:「真是名师出高徒呀!我老婆宰猪的手艺进步得很快呀!今晚就把这头日本小母猪的那双嫩蹄子砍下来炖熟了,给我老婆补补身子!」老板娘飞快的跑到侯七跟前,给侯七来了个飞吻。说道:「给你个奖励!今晚把这头日本小母猪的嫩穴和她那对肥奶蒸熟了,给你下酒吃!」侯七高兴的说道:「还是我的老婆好呀!」侯七又对正在绞肉两个伙计说道:「你们两个人活干完了没有?
  这里这个秋田俊香的身子还等着你们来切割呢!」朱强等两个伙计痛快的答道:「这里的肉马上就绞完了,我们再等几分钟就来切割秋田俊香这个小日本娘们的身子!」老板娘对侯七说道:「老公呀!还是让我亲自来操刀肢解秋田俊香这头小母猪吧!我恨死了那些小日本鬼子和这些小日本娘们!再说朱强他们两个一直在干活也没有歇一会,你看,那堆女人骨头还没有剁!我们得抓紧干活,厨房里已经没有多少肉了。」侯七心疼的亲了一下老板娘说道:「那好吧,老婆!你就辛苦一下吧!」老板娘说:「宰杀这些小日本娘们,为当年我们那些冤魂复仇!再干多少活都不会觉着累的!」

  老板娘又去把她的那杯龙井茶美美的喝了两口,又一次的伸了一伸懒腰说道:「继续干活!」说罢,老板娘拿起那把明晃晃的杀猪刀走到已经断了气的秋田俊香跟前,把刀从秋田俊香嫩穴处插了进去,然后慢慢的往下切割,一直割到秋田俊香的颈窝处。这时,秋田俊香由于肚子已被剖开,肠子一下子就溜出来了。老板娘用刀把秋田俊香肚子里边的内脏一件一件的割下来放进地上的那个大盆里,秋田俊香的这些内脏是不会被扔掉的,把这些内脏清洗干净后可以做成美味的下酒菜。接下来,老板娘用杀猪刀把秋田俊香的头颅割了下来,用水把秋田俊香的头颅洗干净后放在一个大盘子里边,再将这个放着秋田俊香头颅的盘子放到祭台上去。

  老板娘回到被倒挂在横杆上的秋田俊香跟前,拿起杀猪刀把秋田俊香的左臂齐肩砍下来;接着,又把秋田俊香的右臂也齐肩砍下来。然后,老板娘把砍下来的秋田俊香那两条白花花犹如莲藕似的玉臂用挂猪肉的铁钩子倒挂在横杆上。接下来,老板娘拿起地上的水管,放水冲洗秋田俊香那被掏空了的腹腔和胸腔,再用水把秋田俊香的身子外面冲洗干净。然后,老板娘又拿起那把寒光闪闪的杀猪刀转身走到秋田俊香的背面,从秋田俊香的肛门处往下砍着。老板娘砍了十多刀才将秋田俊香那被倒吊着的身子纵向砍成两瓣。秋田俊香那被纵向剖成两瓣的身子来回的晃荡着,就象两瓣被剖开的猪肉一样白晃晃的,十分的好看,十分的刺激人的食欲!

  这时,朱强等两个伙计走到老板娘跟前说道:「老板娘,你歇会吧!剩下的事让我们两个来做吧!」老板娘说:「那好吧,刚才把这个小日本娘们剖成两瓣以后,我就感觉的有些累了,那我就歇一会吧。」说完,老板娘在两个伙计的肩上拍了拍说道:「好兄弟,好好干,呆会老娘就把这个叫什么香来着的日本小娘们身上的肉,给你们做成好多好多好吃的菜肴,让你们敞开肚皮吃过够!」说罢,老板娘就走到一边的一把靠椅上喝着她的龙井茶。朱强等两个伙计便用杀猪刀肢解秋田俊香的躯体,边笑呵呵的对老板娘说道:「老板娘人真好!心疼我们这些做伙计的。」「就是嘛!老板和老板娘待我们就象一家人一样,我们一定要好好干,报答老板和老板娘的恩德!」

  朱强这两个伙计愉快的干着手中的活计,只一会的功夫,就把秋田俊香那被剖成两瓣的丰腴白嫩的身子肢解成无数小块挂在肉架上。肉架上挂着的这些从秋田俊香身上切割下来的肉块,看上去是那么的水嫩而油亮,一看就知道这些肉吃起来非常的细嫩美味。这时,老板娘走过来说道:「把这些肉块取下来放进地上的那两个大盆里边吧,我要准备做饭了,需要用这些肉。」两个伙计异口同声的答道:「好嘞!」从秋田俊香身上肢解下来的肉块装了满满的两大盆。老板娘喜滋滋的说道:「这个日本小娘们看上去长得并不怎么胖嘛,被宰掉后她这身肉还能装满这两个大盆。」这时,其中的一个伙计说道:「老板娘呀,你可能没有注意,这个叫着秋田俊香的日本小娘们,她只是脸上看起来有点瘦,实际上她的身子长得挺肥的,她虽然只有一米六的个子,但她的体重应该有一百三十来斤。所以,她被宰杀后,她身上的肉块就能装满这两个大盆。」

  「小伙子说得不错!有眼力!这个叫着秋田俊香的日本小娘们的体重应该是在130~135斤之间,不会超出这个范围!你们信不信,这两盆肉加起来的重量应该有81~85斤!」老板侯七这样说道。老板娘用她那粉嘟嘟的小拳头往侯七的胸口轻轻的擂了一下说道:「那我们就来称一下吧,看看到底有多少斤肉!」侯七对两个伙计说道:「你们两个去把那台磅秤推过来,把这两盆肉放上去称一下。」两个伙计便去把那台磅秤推了过来,再把地上的两大盆肉放到磅秤上。老板娘亲自来拨动着秤杆上的砝码,最后,老板娘念着数字:「毛重94斤。」
  侯七笑道:「那就对了!这两个大盆子每个重五斤,皮重为十斤,盆内的肉块净重就是84斤!」然后,侯七对老板娘说道:「老婆,我们大伙的肚子已经有些饿了,你就去开始做饭吧!把这两大盆从秋田俊香身上割下来的肉块弄到厨房去,给我们做些可口的美味佳肴,我们今晚上要好好吃上一顿!」老板娘说道:「好嘞!」侯七对两个伙计说:「你们两个就把这两大盆肉抬进厨房去吧,然后,我们马上来屠宰那个叫着小泽纯子的日本臭婊子!」「好嘞!」两个伙计痛快的答应着,然后把地上的两大盆女人肉块抬进厨房去了。

  待朱强这两个伙计从厨房里走出来时,只见老板侯七手里握着寒光闪闪的杀猪刀对着小泽纯子在训话。实际上这时的侯七有点像是一个审判官在对小泽纯子进行宣判。只听侯七这样训斥道:「前面的三个小日本娘们已被我们象杀猪那样给宰杀了,她们身上的肉要被做成食品被人吃掉!宰杀她们的过程你也已经看到了,那完全就跟我们乡下杀猪一样,只不过比杀猪要干净的多。还特别的鼓舞人的士气!刚才你已经看到了,她们几个娘们被宰杀时并没有多大的痛苦,我们也没有采用任何残忍的野蛮手段来屠宰她们。但是,对于你,我们必须严惩!必须用最残忍的手段来屠宰你这头拒不认罪的小日本母猪!」

  小泽纯子向侯七吐了一脸吐沫吼道:「畜生!魔鬼!要杀就杀,少来胡说八道!」「啪啪…啪啪」突然响起几声响亮的耳光声,只见小泽纯子那白嫩的脸庞上一下子出现了很多红色的指印。这是侯七老板教训小泽纯子搧在小泽纯子脸蛋的耳光印。这时,一个伙计端着一杯龙井茶走到侯七跟前,对侯七说道:「老板,先喝口水,润润嗓子,再宣判她们这些小日本鬼子的罪状也不迟!」侯七接过茶水喝了几口又对小泽纯子说道:「你这个日本臭婊子!你这头小日本母猪给我听着!我们是堂堂正正的中国人!我们不是畜生!不是魔鬼!而你们这些小日本鬼子才是真正的畜生!你们才是真正的魔鬼!当年你们日本鬼子在中国丧尽天良!屠杀了近千万的中国人!

  在中国的东北、华北、东南、华南等地,你们这些日本鬼子屠杀手无寸铁的无辜平民,手段极其的残忍!当年在中国疯狂进行烧杀抢掠的日本鬼子,把被奸淫的中国年轻妇女杀死后,把她们身上的肉割下来烤吃煮吃的兽行还少了吗?!」侯七喝了口龙井后继续对着小泽纯子说道:「当年日本鬼子在中国东北的731部队,用无数的中国人做各种细菌实验,近百万人被先后分期分批的残害致死!同时,在这个臭名昭著的731部队里边,把无数的苏联女人,朝鲜女人和中国女人杀害后,把她们的躯体秘密地运回日本国内的食品加工厂,把这些被杀害的三国妇女的身体肢解切割后加工成罐头食品,这些用中苏朝三国妇女人肉加工成的罐头食品,被源源不断的运到各地日军部队,供日本鬼子军人们食用。」
  接着,侯七又继续说道:「当年的日本鬼子在南京大屠杀时,杀害了三十万以上的中国军人和中国平民,手段之残忍,是古今从来没有过的!他们把被俘的中国军人用铁丝成捆成捆的捆绑在一起用坦克碾死!他们用中国人来练习刺杀练习砍杀!他们把中国人身上浇上汽油点火给活活的烧死!他们把抓来来中国年轻妇女残忍野蛮的轮奸后,用刺刀捅进年轻妇女的生殖器中活活的捅死!他们还把被他们野蛮轮奸后的中国年轻妇女活活的剖开肚子,并把大腿和臀部这些部位的肉割下来烤熟吃掉或者煮熟吃掉!当年在中国许多农村进行疯狂大扫荡时,把抓到的年轻妇女先奸后杀:将被奸淫后的年轻妇女一丝不挂赤条条的倒吊在大树上,然后开膛剖肚,切割肢体烧烤食用!或将被奸淫后的年轻妇女赤条条的扔进大铁锅里活活的煮死吃肉!或将被奸淫后的妇女只砍下大腿割下臀部带走食用!」说到这里,侯七大口大口的喝了几口龙井茶水,然后,用手抓住小泽纯子的下巴问道:「刚才我讲到的只是你们这些小日本鬼子的部分罪行!你们这些小日本鬼子当年在中国疯狂的实行烧杀抢掠,犯下了罄竹难书的滔天罪行!那简直是三两个月都讲不完的!你这个小日本臭婊子知不知罪?!」

  小泽纯子仍然十分顽固的吼道:「呸!你在污蔑我们大日本帝国!」只听得「啪啪…啪啪」又是几声响亮的耳光。不错,这是侯七老板赏给小泽纯子的耳光!「妈的!你这个日本臭婊子还不认罪!你这头小日本母猪还敢撒野!呆会屠宰你时,让你尝尝中国人的厉害!」店里的两个伙计扶着侯七老板坐下休息,并给侯七老板递上一杯重新泡好的龙井茶。伙计朱强说道:「老板,你消消气!歇息一会,待我们来教化这头小日本母猪!」

  伙计朱强对小泽纯子说道:「刚才我们侯老板所说的当年日本鬼子的兽行,那没有半点不实之词!现在,我也来继续向你列数你们这些日本鬼子当年的滔天罪行!」这个朱强继续说道:「当年你们这些小日本鬼子攻下中国的镇江后,野蛮的屠杀了数万人,并把镇江许多被奸淫后的年轻妇女的人皮活活的剥下来,把人皮成排成排的挂在铁丝上晾晒!并把那些被剥了人皮的镇江年轻妇女用铁丝穿过她们的锁骨,将她们吊在横杆上!当时正是数九寒天大雪纷飞,那些被剥了人皮又被铁丝穿肩吊着的年轻妇女,她们那惨痛的哀嚎声至今许多健在的老人们都记忆犹新!他们每每提起此事,都咬牙切齿的发誓要以血还血!以牙还牙!不斩尽小日本鬼子,天理难容!」

  然后,这个伙计揪住小泽纯子的下巴吼道:「臭日本婊子!你说说你们这些日本鬼子该不该杀?!你们这些小日本的臭娘们臭母猪该不该被宰杀?!」小泽纯子看到这个朱强一脸愤怒的样子,那样子几乎是要把她一口一口的给生吃了!小泽纯子在一联想到这家店的老板说过几次的要用最残忍的手段来宰杀她,不由得恐惧的浑身颤抖不停犹如筛糠一般,她嘴里发出了不成句的一些字来:「我…你…我不……」也不知道她究竟想要说些什么,反正她马上就要体验到被野蛮宰杀的过程了……

  「唉!我说你们几个大老爷们肚子不饿呀?!饭菜好了,快来吃饭吧!告诉你们吧,今晚我用秋田俊香这个小日本娘们身上的肉,做了好多的美味佳肴,你们快来吃吧,再不来吃,菜就凉了,味道就不鲜美了!」侯七听老婆这么一说,便说道:「这话也对呀!用美味的日本娘们身上的嫩肉做成的菜肴,是得要趁热吃,味道才鲜美!不然,就太可惜了!弟兄们,咱们先吃饭吧,等吃饱了喝足了,再来宰杀这头日本娘们也不迟!」两个伙计异口同声的答道:「好嘞!」

  这时,老板娘走到仍然象在筛糠一样的小泽纯子跟前,对她说道:「秋田俊香身上的肉可好吃了!你要不要也来点,放心吧,肉管够!」小泽纯子颤抖着支支吾吾道:「不要!不要呀!不要杀我!我不想死!」侯七老板对小泽纯子吼道:「你不想死!难道我们想死吗?!你不死,人们哪来的肉吃!你必须死!你身上的肉必须供人们吃掉!以此来谢罪!」说罢,侯七检查了捆绑小泽纯子的绳子是否结实牢固,检查了一遍,确认小泽纯子被捆绑得非常的牢固后,用京剧唱腔喝道:「娘子!弟兄们!我们用餐去也!」

  侯七老板等人进得厨房隔壁的小餐厅后,一股奇异的肉香扑鼻而来!「哈哈!不错!美味佳肴等着我们这些人来享用!」侯七高兴的这样说道。大家围着餐桌坐下来,看到满满的一桌散发奇异肉香的美味佳肴,都喜上眉梢。乐呵呵的拿起了筷子准备享用这一大桌美味的菜肴。

  这桌美味的菜肴主要有:清蒸玉足清蒸肥奶清蒸嫩穴红烧肘子(秋田俊香的两个肩膀)清蒸肥臀还有十多盘诸如:炒肉丝炒肉片红烧肉炖肉回锅肉粉蒸肉排骨汤等。尤其是秋田俊香那两个被挨拢摆放在一起的被清蒸得滚瓜烂熟的肥臀,看上去非常的肥嫩而且美味,极大地刺激起了侯七等人的食欲,他们几个不由分说的便一人拿起一把餐刀,从那被蒸得滚瓜烂熟的肥臀上,切下一大块肉,放进嘴里,呀!真是美味,肉质之细嫩味道之鲜美,简直无以伦比!侯七将切下来的一大块臀肉吃下后赞叹道:「你们不得不承认!这日本小娘们身上的肉就是好吃!
  肉特别的细嫩!味道那简直就找不出更好的赞美之词了。总之,鲜美异常!」一个伙计这时也附和着说道:「这小日本的女人天生的就是供人们用来宰杀吃肉的,所以,她们的肉才会这么的细嫩美味!」「正因为这些小日本的女人天生的是供人们杀死吃肉的,所以,老天就让她们身上的肉长得比其他国家的女人更为丰腴而细嫩,是老天让我们把这些小日本的娘们作为肉食品享用的,苍天真是公平呀!」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纷纷赞叹着秋田俊香身上的肉如何如何的美味好吃,几个人大块的吃着俊香肉,大碗地喝着茅台酒。好生的痛快呀!

  约两个多小时后,大家酒足饭饱,一个个挺着个鼓鼓肚子来到了捆绑着小泽纯子的那间密室里。侯七从那个杀猪凳上拿起那把寒光闪闪的杀猪刀走到被捆绑在立柱上的小泽纯子跟前,一把抓住小泽纯子的下巴对她说道:「现在,我来伺候你上路了!原本打算用最最残忍的手段来屠宰你,但是,我的弟兄们劳累一天了,也需要休息了。我们想早早的把你处理完后好休息,就决定不对你采用最野蛮最残忍的手段进行屠宰了,因为那样需要的时间太漫长了,我们不想因为宰杀个小日本娘们而耽误了我们的睡眠!但是,我还是要告诉你,原本把你凌迟碎剐,把你身上的嫩肉每次只割一斤下来,隔上一会再割一斤下来,让你慢慢的活活的疼死痛死!现在,一切从简,以免耽误了我们兄弟们的睡眠!」

  这时,侯七再一次地抓住小泽纯子的下巴问道:「嘿!你这个臭婊子倒是说句话呀!你认为如何呀?!」小泽纯子颤颤惊惊的问道:「你们打算如何宰杀我?」侯七答道:「先给你灌肠,把你体内脏东西全部排出清洗干净,再往你体内注入烤肉用的酱汤,再用一个耐高温的搪瓷塞子塞进你的肛门,以免泄漏出来;然后,从你的膝盖上端把你的两条小腿砍下来,再把你的双臂从肘关节上端砍下来,再用一根专门用于烤全人的铁棒从你的肛门处捅进去,再从你的口腔里穿出来,还要在你的身体上涂抹上烤肉酱。再把你这具没有了一双小腿和手臂的躯体放进电烤炉里,把你做成美味的烤全人!」「不!不要啊!你们太残忍了!」侯七笑道:「你这头不识好歹的小日本母猪,不把你凌迟碎剐已经是对你的仁慈了!你捡了个便宜还不道声谢!」「来呀,先给这头日本母猪灌肠!」侯七喊道。「好嘞!」伙计们痛快的答道。

  两个伙计来到小泽纯子的跟前,给她松了绑后将她仰躺在那条杀猪凳上,将她的双手反绑在杀猪凳下面,再把她那两条白花花的肥白大腿分开也绑在杀猪凳上。然后,把那根专门用来给女人灌肠的管子的端部插进了小泽纯子的肛门里,灌肠开始了,只见小泽纯子那雪白的肚子慢慢的鼓起来了,她那雪白的肚子鼓得越来越大了,再继续下去她那雪白的肚子就会爆裂的。这时,侯七关闭了灌肠机,将插在小泽纯子肛门里的管子拔出来。然后,几个伙计们一齐按压小泽纯子肚子,只见大股大股的粪便从小泽纯子的肛门里喷了出来。伙计朱强用旁边的水管把小泽纯子排泄出来的粪便冲进地沟里去。接着,又开始对小泽纯子进行灌肠,如此这般,反复对小泽纯子进行了五次灌肠,最后两次从小泽纯子的肛门淌出来的就已经是完完全全的清洁的水了。

  接下来,伙计们推来一台电动打压泵,把一条管子再次捅进小泽纯子的肛门里,启动了这台电动打压泵。各位看官,这台电动打压泵是专门用来给灌肠完毕后的女人们用的,其任务是往女人的肚子里边注入烤肉酱,当然啦,注入的是一种浓度较稀的烤肉酱汤。各位看官请放心,这台电动打压泵是日本产的,质量方面是没有问题的。在日本国内,凡是遇到要把日本女人做成烤全人时,都要用到这种电动打压泵。这种电动打压泵在日本国内是很畅销的。「啊!…啊!」突然听到了犹如杀猪般的嚎叫声,咦,怎么回事,如此嚎叫?!哦…原来两个伙计已经用杀猪刀将小泽纯子那两条形似鲢鱼的白嫩小腿给砍下来了,是从小泽纯子的膝盖上端给砍下来的。小泽纯子已被剧烈的疼痛给痛晕死过去了。接着,两个伙计又用杀猪刀把小泽纯子两条形似莲藕般的玉臂给砍下来了,这又把本来已经晕死过去的小泽纯子给疼醒了……

  然后,两个伙计把那根专门用于烤全人的铁棒拿过来,从小泽纯子的肛门里捅了进去,继续地向里边捅,最后,这根铁棒从小泽纯子的口腔里冒了出来。此时的小泽纯子看上去还没有死,但明显的看得出来她已经被剧烈的疼痛而痛苦不堪。接下来,两个伙计用刷子蘸着烤肉酱往小泽纯子的身子上涂抹着。两个伙计对手中的工作非常的认真负责,他们仔仔细细的反复地在往小泽纯子身子上涂抹着烤肉酱。

  烤肉酱涂抹好后,老板娘把那台日本国制造电烤炉的活动壁门打开了,准备把全身涂抹好烤肉酱的小泽纯子送进电烤炉内烧烤。这是一台日本制造的专门用于烤全人的大型电烤炉,完全是按照日本女人的身高以及体型设计的,可以把一个身高一米八以下丰乳肥臀的日本女人整个放进去烧烤。在这台电烤炉内,有一个自动旋转机构,它能带动电烤炉烧烤架上的大型食物缓缓的旋转,以实现均匀的烧烤,确保烧烤质量。它的内部有自动检测装置,是微电脑控制的,它能准确的检测并判断被烧烤的女人是否确实已经烤得熟透了。当它检测到电烤炉内被烧烤的女人确实已经烤熟了的时候,它能自动切断电源,停止烧烤。确保电烤炉内被烧烤的女人不被烤糊了。

  两个伙计将全身已经涂抹好烤肉酱的小泽纯子抬起来,放进电烤炉内的支架上,然后关闭电烤炉的活动壁门。这时,透过活动壁门上特制的玻璃窗,可以看到被穿刺在烧烤架上的小泽纯子还在吃力地蠕动着,她这时居然还没有咽气…
  …管她的!这些小日本的娘们天生的就是供人们杀死吃肉的家畜,没事的!慢慢的,从电烤炉内散发出了淡淡的肉香气味……

  两个半小时过后,电烤炉上的「正在烧烤」的指示灯熄灭,只有「保温」指示灯被点亮了,这表明电烤炉的小泽纯子已被彻底的烤熟了!侯七把电烤炉的活动壁门打开,一股浓郁的烤肉香味扑鼻而来!迅速的在密室扩散着,这诱人的烤肉香味,刺激着人的食欲。好在今晚大家把用秋田俊香身上的嫩肉做成的菜肴吃得个精精光,几乎快要撑破肚皮了。不然的话,电烤炉内小泽纯子那被烤熟了的金黄金黄油亮油亮的身子,便就会被大家吃个精光。算了!这美味的烧烤还是留着明天再吃吧!

  「唉…啊贴哟…」老板娘打了喷嚏,伸着懒腰。侯七道:「唉!困了!该睡觉了!」回到卧室后,老板娘对侯七说:「老公呀!今天宰杀的亚美子和水谷芳子她们两个娘们,她们身上的肉做成的鲜肉包子已经全部卖完了,现在,能动用的肉就只有冰柜里上次宰杀的川岛佳代和田山美智子她们这两个日本娘们的肉了。」
  侯七把老板娘搂在怀里,对她说道:「没关系的,放心吧!肉会有的!我们到日本后的这几年受尽了小日本鬼子的气!尤其是那些商场里的日本女售货员们,她们对咱们这些中国客人非常的蛮横无理,还有那公交车的女售票员她们对中国人也毫无礼貌!还有那些税务厅和那些警察署的日本娘们,对咱中国人就非常的不友好,简直是敌对的看待咱中国人!还有,在日本各大城市里,随便你到哪里,遇到那些迎面来的日本娘们,她们看咱中国人的眼神,都有一种明显的敌意!妈的!老子心中早就窝着一团火,迟早要教训这些敌视中国人的日本娘们!从明天开始,叫张布什和郝林顿他们几个带上兄弟们去打猎,去把那些敌视咱中国人的小日本娘们猎捕回来补充肉源!」

  老板娘给侯七来了一个飞吻,说道:「老公!你说的真好!那些拒不认罪还敌视咱中国人的小日本娘们,她们就是咱的肉品来源!」侯七搂着老板娘说道:「老婆,放心吧,前途是光明的!只要小日本的女人不绝种,肉源就大大的有!老婆呀!我们的睡觉!睡觉的干活!」

               【全文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n9509 金币 +15 辛苦  
上一篇:【纹龙】(第二部)(正文)(61-100)作者:wtw1974 下一篇:【这才不是我想要的命运】(734)【作者:2473530790】

本月热播视频

x